二十年后香港仿佛又嗅到了危机的味道

来源:未知 发布于 2019-09-15  浏览 次  

  118黑白图库,街头歌手翻唱《真的好想你》重温经典 唱得线万娶的漂亮模特,看过她的走路姿势,大家都说值!

  作者:貌貌狼世界经济正处于强劲增长的阶段,它没有像2003年到2007年期间那样快速增长,但鉴于那种飙升结束的方式,我们应该对此心怀感激。

  1998年,香港打响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金融保卫战。二十年后的今天,香港仿佛再次嗅到了危机的味道。

  上周四,港元兑美元汇率一度跌破7.85,再创33年来的新低,由此正式触发了弱方兑换价位。为了维护香港联系汇率制度,香港金融管理局开始于上周四、上周五连续三次出手买进共计62.96亿港元。这是自2005年5月香港金融管理局推出强弱方兑换保证区间以来,香港汇率13年间首次突破弱方兑换保证价位。

  尽管三月底香港金管局宣布跟随美联储加息25个基点至2.0%,但港元走势依然难见起色。

  随后,香港汇率持续走弱,反复触及7.85的弱方兑换保证水平,香港金融管理局再度出手,沽出美元外汇买入港元。截至4月19日,一个星期之内香港金融管理局共13次出手干预汇率,合计买入513.31亿港元。

  港元在市场上连续表现疲软,重新引起人们对于港元是否能够持续盯紧美元的关注。按照2005年港元交易区设立以来,金融管理局设立了港元兑美元汇率保证机制,提出港币应在1美元兑7.757.85港元的兑换保证区间之内波动。日前,香港金融管理局总裁陈德霖作出声明,重申港元汇率交易保证机制将会被继续执行,保证港元不会弱于7.8500。并称:金管局有足够的能力维持港元汇率的稳定和应付资金大规模流动的情况,大家毋需担心。

  港元究竟怎么了?香港汇率疲软究竟是市场的短期表现,还是在暗示香港经济已经到了危险的边缘了呢?

  要想了解香港汇率的波动,首先要搞懂港元的发币规则。香港的联系汇率制度由来已久,港元早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曾与英镑挂钩,七十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影响力削减之后,香港开始采用浮动汇率。1983年,为应对回归中国谈判造成的市场信心动摇,香港重新启用了美元联系汇率制度。

  为了进一步保证稳定,2005年,香港金融管理局设定了强弱方兑换保证机制,作为实施干预的标准:当港元兑美元汇率升破7.75强兑换保证时,香港金融部门就会抛售港元,吸收美元外汇;当汇率跌破7.85弱兑换保证时,金融部门就会抛售美元外汇,吸纳港元。

  但保证机制也不是万能的,这些手段都需要香港政府有充足的外汇储备,而如果行情出现变化,市场参与者开始大面积抛售港元挤兑美元的话,联系汇率机制就很难维持下去,信用危机和恶意做空就会接踵而至。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东南亚各国在受到冲击之后,不得不果断放弃了美元联系汇率制度,实行浮动汇率,造成泰铢大幅度贬值。才给了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做空东南亚市场的机会。之后索罗斯又瞄准了香港市场,做空行动最终演变成金融拉锯战。香港政府大规模动用美元外汇收购港元,最终索罗斯铩羽而归。

  这一轮港元汇率下跌则与全球流动性收缩有关。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各主要国家开始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流动性增长推动本国货币贬值,大量资本开始流入香港市场。从2013年开始,由于国际资本大量买入港元,美元兑港元汇率多次触及强兑换保证价格,当时香港金融管理局也曾多次抛售港元买入外汇。2016年港股大涨之后,香港流动性过剩的局面越发明显。

  一方面,香港房地产价格最近几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上涨,为了抑制房地产价格泡沫,香港政府推出了比较严格的税费政策,打击房地产市场投机行为;另一方面,今年年初美国股市出现大幅度回调,香港证券市场也会受到影响,市场整体预期向下。没有那么多可投资产,国际资本当然会选择流出。

  再加上从去年开始,美联储不断强调渐进式加息政策。逐渐上升的美国利率使其与香港的息差达到10年来最大水平,这种情况下还会存在套息交易行为,进一步压低港元。

  很多人会问,这次香港汇市难道要重复上演1998年的那场金融大战吗?这又算不算是金融危机的信号呢?野村证券预测金融危机的模型显示,香港出现了54个金融危机初期警报灯,比1997年-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时期还要多。分析师认为目前香港私人部门信贷占GDP之比已经高于45%的长期趋势水平,为全球最高,这是典型的泡沫迹象,而压垮香港的最后一根稻草很可能是美联储加息周期的加速。

  但至少从目前香港的经济发展情况来看,经济基本面还足以支撑金融资产。2018年3月香港的外汇储备额高达4435亿美元,另外中国内地还有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目前的资金流出量对于港元来说还不构成威胁。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香港政府持续出手收购港元并进一步加息,会对香港房地产市场产生不小的影响近两年香港房地产市场已经出现了国际资金净流出的趋势。另外,对于部分内地股民来说,最近通过港股通进入香港证券市场的内地资金开始放缓,恒生指数受汇市政策的影响将会更明显。

  不管怎么说,世界经济正处于复苏阶段,但是它没有像2003年到2007年期间那样快速增长。就像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所说的,鉴于复苏伴随着流动性风险等诸多问题,如今的确是一个“脆弱复苏的时期”,但他也说,考虑到上一个时期的飙升和它结束的方式,我们应该对这种复苏心怀感激。